首頁聯繫我們
點贊(0)
評論(0)
上一篇
下一篇
市一院中西醫結合科主任助理陳志陽:治病救人是我們的職責
源稿:温嶺日報 發佈時間:2020年10月13日 14:23:57 編輯:王怡
(0)

本網訊(記者 朱丹君 文 通訊員 林桉然 圖)

“治病救人是我們的職責,穿了這身白大褂,我們沒有藉口,必須要上。”市一院中西醫結合科副主任醫師陳志陽是第一批進入隔離病房的醫護人員之一,連續工作了20多天。休整了一段時間後,他再次進入隔離病房,一直到新冠肺炎患者清零。

不當逃兵,科室全員報名

市一院中西醫結合科病房,位於公共衞生臨牀中心大樓二樓。“我們跟感染科病房處於同一幢大樓,疫情發生後,根據防疫的需要,第一時間被騰空。”陳志陽回憶,自從1月19日醫院接診了首例疑似新冠肺炎患者,醫院就開始分流公衞樓裏的患者、騰空公衞樓病區,對隔離病房進行改造,完善就診流程等。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接到疫情防控通知,他們科室全員主動報名參加。“我們有一名剛入職的新同事要回老家完婚,原本都已經在機場候機了,因為工作需要,她也立即返崗參加抗疫工作。”陳志陽説。

“處於疫情當中,我們沒有任何藉口,沒有一個人選擇當逃兵的。”陳志陽説,進入隔離病房後,大家面臨的困難很多。“患者不斷增加,很快三層病房就收滿了。各種患者病情錯綜複雜,有病情重的、高齡的、重要合併症的等,參與治療的醫務人員都頂着巨大的壓力,並作出了很大的努力。”

專家組對所有患者都施行“一人一方案”, 開展多學科專家會診,為他們量身定製治療方案。“幸好,所有辛苦都是值得的。”看到患者病情逐漸好轉、康復出院,陳志陽倍感高興。

疫情期間,陳志陽在隔離病房中,根本無法顧及家裏,兩個年幼的孩子只能交給妻子一人照顧。“當時市裏各小區都封鎖了,我就怕家裏生活物資不足,幸好院領導幫助我們解決了後顧之憂。”陳志陽説。

作為一名醫務人員,加班、值班是家常便飯。“我們科室人手較少,總共7位醫生,其中1位醫生被借調至三甲辦,其餘醫生中還有3位是副主任醫師,都要參加專家門診。”陳志陽説,主班、夜班、門診連軸轉,忙着忙着就習慣了。

掌握強大的知識儲備,抽絲剝繭查找病因

2003年,陳志陽從浙江中醫學院畢業後,便一直在該院中西醫結合科工作。“我們科室屬於大內科,醫生需要有深厚的知識儲備。”陳志陽説,病房裏患者以老年人居多,且大多合併有多種基礎疾病,或者經常碰到不明原因的“待查”患者。

之前,陳志陽就曾碰到過一位“發熱待查”的患者,這位患者當時在杭州某三甲醫院就診,予以抗生素等治療,仍有反覆低熱,後來轉回温嶺診治。“根據患者的病史、診治經過及相關檢查分析,考慮發熱不是細菌、病毒之類的感染性疾病所致。”陳志陽説,不明原因的發熱、腹痛,對醫生來説是非常棘手的,需要抽絲剝繭查找病因。

經仔細詢問病史,該患者説自己額頭經常有明顯的疼痛感,仔細觀察其頭部兩顳側,見局部質地較硬的條索狀隆起。陳志陽立即有所警覺,考慮顳動脈炎可能。隨後,邀請了風濕免疫科專家前來會診,證實就是這種疾病。

“我們可能不會像專科醫生挖得那麼深,但是至少要對內科系統大部分疾病的症狀表現有一定的瞭解,能及時把握疾病的診治方向。”陳志陽認為,每個進入中西醫結合科的醫生,都需要對內科各個系統的疾病進行“大掃盲”,儘量做到在知識上不留死角。

2014年,陳志陽曾到浙一醫院神經內科進修半年,科室其他同事有進修了呼吸專業的,也有研究生專業為心血管、腫瘤等方向的。“對一些疑難病,我們都儘量在科室能力範圍內解決問題,對於經科室討論仍不能解決或需要兄弟科室支持的,我們會邀請相關科室聯合會診,一起制定方案。”

説起科室的發展,陳志陽表示,中西醫結合科有自己專業的中醫醫療和護理團隊,“針對住院病人,可以動態觀察療效,有助於調整方案,在患者中認可度較高。”

“我們的職業與生命息息相關,必須要認真負責做好。”陳志陽説,醫生不是神,不犯錯誤不太可能,但是從患者入院到出院,應儘量在每個環節都做到規範,把錯誤消滅在萌芽狀態,比如護士發藥都要做到三查七對、醫生診療時要進行身份核對等,都應謹慎了再謹慎,一切都是為了保障患者的健康安全。

推薦文章
相關新聞